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有奖征文】临朐杏花村:后程子(俊青)

发布日期:2019-11-07 17:19   来源:未知   阅读:

  孟春。春分时节,临朐城内已是春色雍容,公园、广场、水岸杏花开的洋洋洒洒,肆意绽放。望着眼前景色,隐隐感觉这些花开错了地方而且也不够娇艳。在我浅意识里杏花应该开在农家小院,开在老屋窗前,一株或者两株,清新脱俗,娇艳而不妖娆;开在山岗、丘陵,一棵挨着一棵,一片连着一片,烂漫的让人眼花缭乱,春风里渗透了淡淡地花香浸入人的五腑六脏,呼吸里吐出来都是花儿的芬芳。

  是啊!杏花,杏花年年开在老家,开在爹娘的小院,开在小时候经常戏耍的山岗,开在隔壁大娘家里,开在四邻八舍的院墙外。

  城里的杏花像个过客,开的早,凋谢的快,几个艳阳日粉红的花朵成了颜色苍白随风飘去,转眼了无踪迹。

  望着城里的杏花,心头涌起淡淡地忧伤,有一种怅然离落的情绪,回老家吧,心中陡然升起回乡的念头,老家的杏花便愈发勾起往事,粉红色的花瓣,金黄的花蕊,一抹春色在枝条上微微颤动,仿佛触手可及。

  错过一场花事,感觉一年里没有春天,不去郊外踏青,那这个春天还有什么意义呢,不是说春天在田野里吗,那就到田野里去与春天来个美丽的邂逅,敞开心扉热热烈烈的拥抱!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春分过后,山风里依旧裹了寒意,老家杏花开的尚浅,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刚刚张开花蕾如同一只只粉蝶歇在枝头,每一朵都那么惹人喜爱,杏花,老家的杏花才叫杏花胭脂一般。

  妻说,你这么喜欢看杏花,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让你看个够,把你醉倒在那里。真有那么好吗?我怀疑妻是逗我,就说,又不是去喝酒怎么会醉倒呢。妻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驾车西去十里,道路直上,有通天之嫌,直到琴口西岭顶端。时值天朗气清,感觉犹在半空,云彩从眼前飘过。车到山颠还未停稳,妻说:

  我侧身往外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啊”地一声惊叹,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真是花团锦绣,眼前的每一道岭,每一条沟,每一条河边无不一树树盛开的杏花,如一条锦缎覆盖了整个大地,红瓦白墙隐在花丛之中。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在我脑海里多年形成的那个遥不可及的杏花村竟然离我家只有十里的路程,而我却在梦里追寻了它千万里。

  我惊叹眼前的绚丽,此景只应天上有,图画一般的美!暗叹上苍偏心,给了这一处无可挑剔的美。

  顺着山岭上婉转小路,我和妻直奔繁花而去,山沟里上升的空气满是杏花的清香,深呼吸,如秀女散发出的香气般的花香阵阵袭来,让人陶醉,让人浑身舒畅。

  进入杏林,花香四溢,山鹊跳跃枝头,蜜蜂飞来飞去,疑是仙境却分明是人间烟火,杏花就该开在山岗,开在春耕的地垄上。

  山岭上的杏树有的水桶般的粗,有的合抱之粗,有的碗口般粗,大小不一,高低不齐,却都是一树绽放的花朵,一树的芬芳馨香,一树的如雪粉白。

  转入林中不识路,只顾眼前杏花开,三转两转深入杏林中去,一间石屋出现在眼前,妻说:“有人”。透过浓密的花团,看见一个老人坐在石屋前的杏树底下,悠然吸着烟,神情安详。

  我走近前,问道:“大叔,这杏林可是你的?”老人慢慢地道:“这一片从那里到这里都是我的。”边说边用手指给我看。我又问:“都是你栽的吗?”老人道:“有的是我栽的,有的是以前老人们栽的。”“那咱这山里大概有多少棵杏树?”“上万棵吧。”老人的话我觉得很对,这么多的杏树肯定不下上万棵吧。

  老人善谈,和我聊的开心,说山里的空气好养人,问我城里来的吗,我答,不是,是山那边的,老人说那不远,并说他儿媳妇也是山那边的,我问她名字,竟然和我邻村,恍惚间一下子感觉成了一家人。

  我问老人:“为什么咱老百姓都喜欢家里栽杏树,有什么说处吗?”老人笑了笑,道:“杏树在咱这长的旺,杏旺——兴旺,老百姓盼得是家庭兴旺。”明白了!老百姓一辈子图的啥?不就是图个兴旺发达,图个丰衣足食吗!有盼头才有干头,杏旺——兴旺,原来我一直觉得杏花是老百姓的家花,果然如此!这也是每个喜欢杏花的人共有的意识吧。

  老人说,屋子里东西乱,就不让你进去了,你跟我下山回家喝茶吧,吃了饭再走,我宰上一只笨公鸡和你喝两盅,并用手指着远处隐在杏花中的一座瓦房子说,那里就是。老人盛情相邀,说到了家哪能有不吃顿饭的道理,我道:“谢谢了,我们一会走,回去还有点事。”最甜的是家乡水,最亲的是家乡人,老人执意挽留,我和妻便欣然前往,席间老人端上炖好的笨公鸡,温一壶老酒,畅谈起来,大有让我不醉不归,他感慨地说:“三十年前咱后程子在县里经济收入首屈一指,出了名的富裕村,在县里挂了名号。”我蓦然想起来了,那个曾名极一时以山楂为自豪的山村,原来还是一个杏花村!

  夕阳归山,落日里繁花依旧, 老人送我走出很远,山风里我竟然微微有些醉意,我和妻不断地对他说回去吧,老人向我一边招手一边说:“记得明年来看杏花”我说:“好!记住了,明年再来和你喝杏花酒。”

  当我和妻快走到山顶的时候,隐约看到那个老人还在向我张望,那一处的杏花开得格外灿烂。

  后程子,临朐杏花村,醉人的地方,我要带着和老人的约定与这满山的杏花也来个约定,明年在春天里相会,我不来你不开,你开了我来到。

  俊青,临朐米山溜人,《乡土临朐》创作中心骨干,临朐美景和散文首席撰稿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鉴定机构的公信力也会被严重损耗,香港马会百分百中特 下一篇:和你一起画画 有奖彩铅团练打卡之咔咔老师的美食诱惑